返回顶部

印象阿五

第六章列表当前位置:首页 > 印象阿五 > 一五一食 > 第六章 > 第六章列表

执着、简单,有点傻

发布时间:2014-12-10 16:17:39  来源: 点击:

      1987年,樊胜武十七岁,穿着自家做的黑布鞋,背着一席铺盖卷,独自一人来到郑州。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火车站附近的小饭店里做伙计。杀鱼、摘菜、洗盘子,不到10平米大的厨房里,一个大煤炉占据了一半空间。     
       夏天外面的温度三十多度,厨房里的温度有六七十度。老家的同学来郑州看到这情况,回家就跟樊胜武父母说“赶紧让你们家小五回来吧,太受罪了。”
       父母坐着车来到郑州。看到厨房里挥汗炒菜的樊胜武,母亲哭了“不行咱改行吧!”樊胜武说“妈,没事。刚有机会上灶,我现在可不能走。”他把父母送到车站,将自己攒下的100多块钱塞给母亲。
       “挥手告别的时候,我看见车窗里父母模糊的面孔,就在心里发誓:不混出名堂来,绝不回家!”樊胜武说。
       在火车站干了一年多,樊胜武觉得学不到啥东西,就来到郑州杜康酒家,拜中国烹饪大师杜新敬为师,开始了他的学徒生涯,为此我们专门采访了杜新敬大师。杜大师回忆说“胜武在我的印象里很能吃苦,大家都只看到如今他企业做的很大、很成功,但却不知道他以前受过什么罪。”
       俗话说“徒弟徒弟,三年奴隶”,学徒不但没有工资,干的还是最脏最累的活儿。厨师也被称为“勤行”,意思是一定要勤快。那时厨房做饭全部都是老式煤炉,学徒工最常做的事就是和煤。和煤的活儿太累,有些学徒工耍滑偷懒,不愿意干,只有樊胜武每天可这劲儿“傻干”,有时一天下来胳膊都抬不起来了。
       那时候他的工资是80元,别人发了工资出去逛街、谈朋友,樊胜武把工资全部买成书和萝卜,拿到租住的小屋里学习雕刻。那一年大哥从沈阳回老家,路过郑州来看他。见他发着烧还在刻萝卜,当即掉了泪。
       因为痴迷做菜,樊胜武在郑州两年还不知道二七塔在哪里。为了省钱买萝卜,他曾在潮湿的地下室饿了两天,第三天是在撑不下去了,借朋友的钱,到街上一连吃了三大碗烩面。
       执着、简单,有点傻。
       “我的徒弟中,胜武是发展最好的一个,这与他的吃苦勤奋分不开。胜武刚开始学炒菜那会儿,按规定,炒完一个菜必须要刷锅后才能再炒下一道。那时可没有现在这么方便的条件,都是一大盆水在地上,炒完菜还要跑到水盆处蹲下来刷锅。有些人懒,不愿意跑腿,炒出来的菜自然就串味了,而胜武哪怕麻烦也要刷干净了再炒,所以炒出的菜一菜一格、百菜百味。”杜大师告诉我们。
上一篇: 第一页 下一篇: 不务正业